蔣介石 與孫子 散步 晚年照與(他的一生)

2017.10.17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蒋介石晚年照

 

圖網路 2017.10.17.

 

蔣介石 的一生

******************************************************************************

 

作為一個萬眾矚目的’領袖’,

他的感情生活暴露在公眾的視野下,

一生中兩次離婚,三次重娶,

這在當時也是很少見的。

愛情就像兩個人的戰場,

蔣介石就是一個深諳此道的高手。

和幾個女子的情感過招,

有聲有色,

招招精彩。

蔣介石與母親王采玉

蔣介石九歲喪父,

家道中衰,

其母王采玉守寡26個春秋,

把所有精力和希望都傾注在兒子的身上,

夙興夜寐,勤儉持家。

她是對蔣介石少兒時期,

乃至一生影響最大的人。

蔣介石對母親也是極為孝順,

為了籠絡天下人心,

博取好的名聲,

他曾打著孝順的招牌,

做過休妻的驚人之舉。

毛福梅

蔣介石在14歲時,

經媒妁之言,

娶同村大他五歲的毛福梅為妻。

毛福梅生得併非艷若桃李,

也自不是大家閨秀,

可小家碧玉,溫柔敦厚,

具有一種母性的美。


蔣介石(右)和蔣母(中)、毛福梅(左)、兒時蔣經國的全家早年合影

她孝順父母,

在婆婆去世時殫精竭慮,

籌辦葬禮操持家務井井有條,

並在婆婆反對兒子外出求學時,

全力支持丈夫的事業。

她既有持家的能力,

又有甘守本分的美德,

是傳統而典型的中國婦女。

可惜,

那志在四方的蔣介石,

可能自出生之時起,

便注定要辜負這個女人。

她為蔣家續了香火,生下蔣經國。

只可惜,

那平實的日子在蔣母王采玉作古後走到了頭,

幸好,

福梅的“福”散去了衝突和嫉妒,

而她對蔣介石由衷的愛,

也在其離世後喜得他的懺悟。

毛福梅(中)與兒子蔣經國、兒媳蔣方良

蔣介石與毛福梅分居後,

在1911年迎娶姚冶誠為妾,

姚冶誠原是一個妓女,

她與蔣介石的相逢,

或許是場誤會,

這誤會來得劇烈,

讓兩人都不能自拔。

習慣了風花雪月的姚冶誠,

怎奈得住介石的四處奔走?

於是,佳人陷市井,

她竟染上了賭癮。

這樣一個原本或許灑脫、自由的女子,

便在蔣介石的多情中迷失了自我。

納姚為妾,

但蔣家沒有承認,

婚後也沒有生育子女。

若干年後她收養了,

蔣介石在日本所生的兒子蔣緯國。

姚後來隨蔣緯國到台灣養老。

蔣緯國

姚冶誠(中)與養子蔣緯國、兒媳邱愛倫

蔣介石在1921年12月5日,

與第二任妻子陳潔如結婚,

當時蔣介石34歲,

陳潔如15歲。

潔如身材高挑,美麗瀟灑,

並且受過良好的西式教育,

會說俄文、英文,

在蔣介石任黃埔軍校校長時,

作為他的秘書和翻譯,

隨侍左右,相伴相隨。

她的知書達理,

使得她從普通女性中跳脫而出,

以其獨特的魅力,

讓在戎馬中奔波勞碌的蔣介石,

感到了溫柔和體貼。

蔣介石與陳潔如

陳潔如也未能為他生兒育女,

世間男子多為女子美色所迷,

而女子則更鍾情於男子的才情。

陳潔如對蔣介石更多的是崇拜,

但更難忘的大概還是刻骨的恨吧…

蔣介石與陳潔如

蔣介石的野心決不僅僅只在黃埔軍校,

而是整個中國,

他積極尋求西方支援,

而能幫助他實現這個夢想的不是陳潔如,

而是高貴、美貌、大氣的宋美齡。

就連美國人和英國人,

都對宋美齡畢恭畢敬,

因為她的家族和自己表現出的,

那種高貴不可侵犯的姿態,

都讓人心悅誠服。

蔣介石也自詡為一個英雄,

而且懷抱著統一中國的豪情壯志,

自古英雄配美人。

宋美齡全家合照

青年時期宋氏三姐妹

初時,

蔣介石並不入宋家人的眼,

因他的多情和那浮躁的婚姻。

可是,緣分已定,他人無礙。

於是1927年,

上海《申報》便出現了兩則刊登啟事:

一是蔣宋聯姻,

二是蔣介石的離婚聲明,

聲明稱:

毛氏髮妻,早經仳離;

姚陳二妾,本無契約。

隨後同年

即與宋美齡在上海大婚。

結婚當天,蔣介石在上海《申報》

刊登《我們的今日》一文:

“我今天和最敬愛的宋女士結婚,

是有生以來最光榮、

最愉快的事,

我們結婚以後,

革命事業必定更有進步,

從今可以安心擔當革命之大任……

我們的結婚,

可以給中國舊社會以影響,

同時又給新社會以貢獻。”

為了能和陳潔如在一起,

蔣介石對毛福梅說:

他是為了革命才不得已休妻,

在拋棄陳潔如時,

他又說是為了更好地革命,

才選擇了宋美齡。

他雖擺出了革命先行者的姿態,

但內心卻是保守派,

甚至還有一些傳統思想的殘餘。

但為了迎娶宋美齡,他積極地加入基督教,

擺出一副追趕世界潮流的架勢,

無論從行動還是言語上蔣介石都做足了功夫。


此後關於兩人是否為“政治聯姻”的質疑,

就始終沒有停止過。

歌德講:“永恆的女性,引我們飛升”。

對蔣介石來說,

宋美齡大概就是這樣一位女性。

宋的家世、修養乃至信仰,

都對蔣起到了很大的影響。

蔣介石究竟對宋美齡有多少真愛?

就蔣介石個人的角度,

他一直努力鞭策自己與宋美齡,

經營出一種“純潔至誠之愛”

這從蔣介石的日記中可見一二。

他的日記中最常出現的句子就是:

“今日思念美妹不已”;

“今日終日思念美妹不置”。

美妹一詞竟是源於蔣介石之口。


蔣介石宋美齡婚後不久與宋氏家人合影,照片前排左起:宋美齡、倪珪貞、宋靄齡;後排左起:宋子安、蔣介石、孔祥熙、宋子良

新婚當日,

蔣有一種被巨大的幸福撞擊的感覺

次日,

蔣、宋二人終日在新房不出,

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

“乃知新婚之甜蜜,

非任何事所能比擬也!”

後又記道:

“十年來未嘗有之歡樂,

乃得之於今日!”

每當與美齡暫別,

蔣介石都會在日記中寫道:

“夢中如與夫人同眠,醒後淒涼。

此類或述恩愛之情,

或訴離別之苦的文字,

在蔣氏日記中甚多。

在他的日記中,

可以看出蔣介石和幾位妻妾之間的關係。

蔣介石與毛福梅、宋美齡

蔣在日記中明言厭惡他人,

往往是真厭惡,

如對元配毛氏,

因係奉母命成婚,

毫無感情基礎,

他曾聲稱聞見其

“人影步聲,皆足刺激神經”;

他對毛、姚記述的露骨,

例如吵架的過程描寫鉅細靡遺。

但對宋則全無痕跡,

只有美好的情節。”

此種“只有美好的情節”,

足以說明蔣介石對宋美齡的愛。


日記中頻頻稱讚宋乃自己的賢內助,

如:“三妹時勉我以勤勞國事,心甚自慚”;

“三妹愛餘之切,無微不至……

而餘不能以智慧德業自勉,

是誠愧為丈夫矣”;

“三妹戒我不矜才,不使氣,

而我對下總不能溫和濃愛,

使人無親近餘地,

而且對學生亦如之,切戒之”;

“與三妹相談甚樂,其規諫有理,故感之……..

宋美齡十歲照,蔣介石題字

就對宋美齡的稱讚而言,

其實日記中還隱約流露出痛苦的另一面,

如:“彼以作戰勞苦而作規矩,是使我太苦”;

又說:古人所謂

“嫁女必須勝吾家者,

娶婦必須不若吾家者”

所謂“娶婦必須不若吾家者”,

顯然是在慨嘆宋家無論是社會地位,

還是家教修養,

都遠遠超越了蔣家。

至於為何會有此種慨嘆,

大概與宋美齡對蔣的種種“規諫”大有關係。

因宋的“規諫”感覺痛苦,

但仍時時不忘讚美宋的“規諫”,

蔣介石修身蓄德的努力,

不可謂不真誠,

不可謂不努力。

他說自己對宋美齡有一種,

“敬愛之難制”的感情;

也只有放到這樣一種環境中,

才能夠理解“敬愛”二字的確切含義。

蔣介石寫日記的一個重要目的,

就是通過日記來做自我反省和自我激勵,

他對宋美齡無後一事耿耿於懷,

日記中遂不斷以聖賢道理自我勉勵。

西安事變時,

蔣立下遺囑給蔣經國、蔣緯國,

再度重申:

“如你們自認為我之子,

則宋女士亦即為兩兒惟一之母。

我死之後,無論何時,

皆須以你母親宋女士之命是從,

以慰吾靈。”

彼時,蔣經國之生母毛氏尚健在,

強迫其以宋美齡為“惟一之母”,

實在是不近人情強人所難。

但這種不近人情強人所難,

恰恰也說明蔣介石對宋美齡的愛。

1935年,

曾激烈批評過國民黨的胡適,

公開站出來刊文承認,

“蔣介石先生在今日確有做一國領袖的資格”,

理由並不是因為蔣“最有實力”,

而是因為他“近幾年來所得到的進步”,

“他長進了,氣度變闊大了,態度變和平了”

毫無疑問,就蔣的日記來看,

蔣的“長進”,與宋美齡是分不開的。

蔣在日記中常常罵人,

但“他從頭到尾沒有罵過的親近人物,

似乎只有美齡一人”,

這種克制,除了宋美齡自身修養因素外,

恐怕也有他欲以宋美齡為引領其飛升的

“永恆的女性”的心思在其中。

至娶美齡後蔣介石在感情上,

也就再沒任何的風流韻事了。

縱使一個人擁有天下,萬人之上,

也會情願為最愛的人低到塵埃里。

中式的介石完滿的融合了西式的美齡,

流傳於世的,

南京滿是梧桐的曠世愛戀,

也成了全世界最浪漫的傾城之戀。

因為蔣介石的少年時光,

大多是在母親和外祖母的陪伴下度過的。

在兩位寡婦的撫育和呵護下成長起來的他,

其性格中難免有某些女性化的傾向,

陰柔、脆弱、敏感、

細緻、多愁、多疑、

愛整潔、愛操勞細事…

“七百里驅十五日,

贛水蒼茫閩山碧,

橫掃千軍如卷席。

有人泣,為營步步嗟何及!”

毛澤東的《漁家傲·反第二次大“圍剿》,

這首詞裡講的“有人泣”指的就是蔣介石。

這決不是藝術誇張,

情感豐富的蔣介石,

一生當中,

確確實實對外就哭過八次。

圖為蔣介石在革命元老朱培德葬禮上哭泣的照片

蔣介石敗退台灣時,

已經62歲,

結束了軍閥傾軋、強寇內敵,

紛擾漸趨歸於沉寂。

他的生活似乎平靜了很多,

位於台北近郊的陽明山,

更像是一座世外桃源,

修行、打坐、讀書、

含飴弄孫,享受天倫之樂,

蔣介石把更多的時間給了自己。

他是一個非常有節律的人,

作息時間也極為規律。

完全是個不逾規矩之人。

他晚年在台灣的每一天,

幾乎都是這樣度過的。

晚年的蔣介石戒菸戒酒,生活簡樸健康

早晨

不論春夏秋冬,

每天凌晨五點左右,

蔣介石便穿著睡衣起床了。

他一手拿著一支鋼筆型的小手電筒,

藉著微弱的燈光,輕手輕腳,

摸索著走進盥洗間洗漱。

因為此時,“夜貓子”的美齡才剛剛入睡。

在他每天起床之前半小時,

隨從們的第一件事就是燒開水,

燒開之後先倒好一杯,

冷卻到60℃左右,

另一杯則保持在水沸時的溫度,

這是給蔣介石起床後喝的,

喝的順序是先涼後熱。
白開水是蔣介石一生最愛的飲料。

等到他盥洗結束,

喝完開水,

就開始在陽台上做柔姿體操,

唱聖詩,背《聖經》。

大約二十分鐘後,

蔣介石便回到書房靜坐祈禱。

他先用毛毯蓋好自己的膝蓋,

往眼睛裡點上眼藥水,

一邊點藥,

一邊用一條白色手帕輕輕地擦拭按摩雙眼。

點藥完畢,他閉上雙眼,

靜坐四十分鐘,口中念念有詞,

靜坐時間之準確,能以分計。

靜坐完,

蔣介石就在書房裡做“早課”,

也就是寫日記和看報紙。
這是他每日的必修課。
看完報紙的大標題和一些導讀內容,

侍從馬上便端上托盤,

盤中放一方半濕小毛巾,

和一小碟內裝兩片切得薄薄的木瓜片,

木瓜片放在嘴中,慢慢地蠕動、咀嚼,

是用來爽口和開胃的。

之後,

蔣介石便吩咐開早飯。

副官旋即推著一輛可以折疊的餐車,

停放在蔣介石端坐的沙發前,

餐車上放著幾色點心,

如年糕、湯包、花卷等,

一般蒸得鬆軟,

便於裝著假牙的蔣介石咀嚼,

另外還有一碗大米稀粥,

一碟芝麻醬和一碟醃咸筍。

醃咸筍蘸芝麻醬是他最愛的小菜。

上午

8:40,蔣介石依然坐在沙發上,找來讀書秘書為他念早餐前劃出的重點內容。
9:00,蔣介石便更衣著裝,

吩咐備車去“總統府”上班。

9:30,

正式開始辦公,

或是召開各部門“首長”會議,

或是找人談話,

或是徵詢下屬對某事某人的意見、看法,

以聽為主,一般並不輕易表態,

或是批閱下面送上來的文件。

他看文件首先看文件上的字寫得端不端正,

如發現字跡潦草,

就會非常生氣,

有時干脆退回重寫。

其次,看看文字、詞語用得是否確當,

如發現有不當、含糊之處,

他也會非常不高興。

下午

蔣介石下班的時間沒有定數,

有的時候,

為了一些令人撓首的公文和很重要的文稿,

或者一些需要迅速處理的文件,

蔣介石會工作到下午一點多才下班。

待到下班回家,

第一件事情就是喊著宋美齡的小名找她。

這時的美齡也已起床並梳理完畢,

等蔣介石一起吃午飯。

蔣介石的午飯是地道的中國特色,

每樣菜餚都燒得很爛,

並都加進雞湯做調味品。

有幾樣菜餚是必備的,

一是,醃咸筍和芝麻醬,

二是,一碗不膩的雞湯,

三是,一大盤“黃埔蛋”,

就是用2~3個雞蛋打開拌勻,

撒上少許的蔥花和精鹽,

放在大火燒熱的鍋中,

在沸油中煎炒片刻,

迅速起鍋,香味四溢,

蔣介石自青年起就對此百吃不厭。

 

宋美齡的午餐則是西方特色,

其中生菜沙拉是必備的,

每每蔣介石見她吃得津津有味,

便會戲謔一番:

你真是前世羊投的胎,

怎麼這樣愛吃草呢?

美齡往往回敬一句:

你把咸筍蘸上黑黑的芝麻醬,

又有什麼好吃的呢?

午飯吃完了,

侍從會端上一盤水果供他們選用,

蔣介石除了蘋果外,

其他的水果都很喜歡吃。

蔣介石吃水果十分節省,

如果中午一根香蕉沒吃完,

他便留在盤中等晚飯後繼續吃,

如果有誰隨便把它扔了,

他知道後準得大罵一頓。

他經常告訴孫子蔣孝武、蔣孝勇:

“東西不要隨便浪費,

小孩子家只要夠吃就行了。”

 

蔣介石晚年生活含飴弄孫之樂 中飯之後,

蔣介石會回到臥室小睡一會,

午覺醒來,稍作盥洗,

便走到戶外,散散步,

然後回到書房靜坐祈禱二十分鐘,

而後再開始辦公。

如有重要的外事活動,

他也會利用這段時間在官邸接見、會晤。

這些活動完了之後,

蔣介石夫婦會坐在一起吃下午茶。

傍晚時分

倘若美齡有興致,

蔣介石會和她一起乘車出去兜兜風,

常去的地方就是郊外田園、

海濱漁港、空谷森林,

新鮮的空氣、怡人的美景,

往往令他們陶然自醉,流連忘返,

美齡能由此激發出作畫靈感,

蔣介石也常想出佳句。

吃晚飯時,蔣宋夫婦依然同桌共進,

但飯食不同,

蔣介石仍是以稀飯、點心為主,

外加醃咸筍和芝麻醬。

晚飯後,他們或是外出兜風,

或是在官邸的室內、室外散步,遛狗、聊天。

或是和美齡共看一部電影

或一集電視劇就是他們最愉快的夜生活了。

蔣介石與蔣經國


蔣介石與蔣緯國


晚年少見地穿上一件戴毛領的皮夾克,立馬變成一潮老頭


蔣介石宋美齡蔣孝勇

晚年鶴髮童顏,乍一看是一位常常愛微笑的可愛老頭兒

與愛犬在一起

坐在會場講台上,也不忘吐舌頭搞搞怪

蔣介石與孫子玩跑馬游戲大勝,此刻樂不可支

年老的美齡和介石還是那般恩愛


祖孫合影

比較全的一張蔣氏家族成員四世同堂全家福

 

在蔣介石敗走台灣以後,

始終只承認一個中國,

他談台灣:是中國領土  “兩個中國”太荒謬。

這和台獨份子大不相同,

他雖然一直在說反攻大陸,

大陸偽政權,

但是他一直反對台獨,

沒有去做分割分裂中國的事情。

1969年1月1日,

蔣介石與宋美齡在一個慶典上面露疲態。

這一年7月,蔣宋遭遇車禍,

蔣介石身體開始每況愈下,

很少再出現在媒體視野中。

1975年4月5日,

清明時節,

蔣介石病逝於台北,

享年88歲。

介石與美齡牽了一生的手就此放開…

蔣介石的一生宣揚,

禮義廉恥,忠孝仁愛,維護宗教信仰,

受了美齡的影響也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他臨終留下遺言:

棺材不落土,

要等到將來有一天葬到大陸去。


蔣介石遺體靈梓置於“國父紀念館”

遺體身著長袍馬褂,

上面覆蓋著青天白日旗。

隨其遺體入殮的,

有蔣介石所得三枚最高勳章:

還有他經常閱讀的四本書:

《三民主義》、《唐詩三百首》、

《聖經》、《荒漠甘泉》

 

昔人已乘黃鶴去,

如今蔣介石過世四十年有餘。

白雲蒼狗,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

什麼叫風流?

風度與遺風,

流風與馀韻。

蔣介石的一生充滿了爭議和傳奇,

他的功過是非,

在一定的時期內還難以得出定論.

千秋功過,就留給後人去評說吧!


戴墨鏡的蔣公和次子蔣緯國一起觀摩軍事演習

 

 

 

 

 

晚年客居美國孔家的宋美齡,

當孔家小輩問她,

當年為什麼會嫁給蔣介石,

垂暮的美齡總會拿出珍藏的介石照片,

笑著說:“是不是很帥,他還是那麼帥……”

 

 

部分來源 從 自由微信

 

 

 

留言 Comments

留言 comments

發表迴響

略過工具列